[ Home | Diaries | Account | Members | Projects | FAQ

Name the naming to 'mean' all things

Posted 26 Jan 2019 at 17:20 UTC (updated 26 Jan 2019 at 18:30 UTC) by sye Share This

姓 氏 辈 行 字 号 - all different concepts in society regulatory concerns...

新场镇的两支叶氏,虽是出于同宗同源的明朝洪武年间的江苏昆山叶氏,但迁来小镇的后世在数百年间的衍变中,却呈现出不同的命运轨迹。西街叶氏承继渊博家学,在明清两代都有族人荣登进士金榜,更有20多人能诗善画,又世代聚族而居,渐渐成为当地的名门大户..

东山形成了“翁、席、刘、严、朱、金、陆、叶”八大姓氏,成为东山的望族。这八大姓氏的繁荣到清末民初基本没有发生变化,即使到了二十一世纪,叶氏仍是东山大姓,现人口居朱、周、张之后列第四位


Following posts all from random 'internet' knowledge base. No credit has been given for brevity only.

General Concept, posted 26 Jan 2019 at 18:29 UTC by sye » (Apprentice)

我国是世界上最早使用姓氏的国家,大约在5000年前的伏羲时期,“姓”被定为世袭,且由父亲传递。今天我们所说的姓氏与常见的“以姓氏笔划为序”,是把姓氏当成一个统一的概念,然而在古代“姓”和“氏”是有严格区别的。

  如前文所说,“姓”代表氏族的血统,起源于母系社会,称为族姓,是为了区分血缘,防止血缘婚配而发明的相应识别标志。“氏”是古代贵族标志与宗族系统的称号,从夏朝中期开始“氏”成为“姓”的支系,表示功勋和地位。当时部落的大团体,裂变成了若干小团体,出于相互交往中识别的需要,这些小团体在得到新的居住地的同时获得了一种与地域有联系的新标志—姓。

  历来以为中国人先有“姓”后有“氏”,事实上,姓、氏一直在混合使用,姓和氏的关系也在变化。传说和文献中出现的“氏”有上百个,最早的是盘古氏、天皇氏、地皇氏、人皇氏、五龙氏时代,随后为钜灵氏、黄神氏、鬼隗氏、空桑氏、次民氏等22氏的循蜚纪时代,接着为辰放氏、蜀山氏、混沌氏、有巢氏、燧人氏、庸成氏等13氏的因提纪时代。在这个时代中,最重要的是有巢氏和燧人氏。有巢氏教民架木为巢,掘地为营;燧人氏发明了钻木取火,教人熟食,教民结绳记事。

  进入到伏羲时代,这一时期中原出现了共工氏、柏皇氏、朱襄氏、昊英氏、栗陆氏、赫胥氏、昆吾氏、葛天氏、阴康氏、中皇石、女娲氏等部落或国家。中国最早的“姓”就产生在伏羲时代,“风”是中国的第一个姓,这个时期一个最重要的“氏”是中皇氏,其首领是仓颉,他创造了文字,替代结绳记事。

  女娲氏之后为神农氏,即炎帝,其后为姜姓。黄帝姓公孙,名轩辕,黄帝所在部落的称呼叫有熊氏,黄帝继承炎帝之位,统治了中原大地。黄帝有25子,得姓14有姓12:姬、酉、祁、己、滕、箴、任、荀、僖、嬉、儇、依。这12个姓事实上是有熊氏的分族,其他的儿子因没有实力建立自己的族而不能有姓。据考证,中国最古老的姓基本都出自炎黄两帝之后。炎黄两帝是我们中华民族共同的祖先,无论你我他,同姓一家亲,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根。

  先秦时期,女子称姓,男子称氏。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姓氏便开始合而为一,由于形式固定下来,子孙可以永久使用,便于形成一脉相传的家族,血统源流线索从此变得更为清晰。中国人十分重视姓,养成了同姓聚居的习俗,许多地区流传着修谱联宗的习惯,在全国形成了无数的不等的同姓人群,以至后人探讨自己的家族史,很容易据此找到血缘所出。

  姓氏来源有多种,有以图腾定姓氏的:熊、罴、豹、虎、龙等;以国家名称为姓氏的:齐、楚、韩、赵、秦等;以居住地为姓氏的:西门、郭、丘、尹、常;以官职为姓氏的:上官、卜、钱、士、司马等;以职业为姓氏的:张、顾、屠、甄、匠等;以山河名称为姓氏的:乔、姬、姜、黄、武等;皇帝赐姓氏的:刘、李、赵、完颜、朱等;还有以数字、季节、方位、气候、花木等等为姓氏的。

Lord Ye loved teasing dragon - restoring the Saga, posted 27 Jan 2019 at 13:44 UTC by sye » (Apprentice)

Lineage - from Paul Ye in January 2019…

我国是世界上最早使用姓氏的国家,大约在5000年前的伏羲时期,“姓”被定为世袭,且由父亲传递。今天我们所说的姓氏与常见的“以姓氏笔划为序”,是把姓氏当成一个统一的概念,然而在古代“姓”和“氏”是有严格区别的。

  如前文所说,“姓”代表氏族的血统,起源于母系社会,称为族姓,是为了区分血缘,防止血缘婚配而发明的相应识别标志。“氏”是古代贵族标志与宗族系统的称号,从夏朝中期开始“氏”成为“姓”的支系,表示功勋和地位。当时部落的大团体,裂变成了若干小团体,出于相互交往中识别的需要,这些小团体在得到新的居住地的同时获得了一种与地域有联系的新标志—姓。

  历来以为中国人先有“姓”后有“氏”,事实上,姓、氏一直在混合使用,姓和氏的关系也在变化。传说和文献中出现的“氏”有上百个,最早的是盘古氏、天皇氏、地皇氏、人皇氏、五龙氏时代,随后为钜灵氏、黄神氏、鬼隗氏、空桑氏、次民氏等22氏的循蜚纪时代,接着为辰放氏、蜀山氏、混沌氏、有巢氏、燧人氏、庸成氏等13氏的因提纪时代。在这个时代中,最重要的是有巢氏和燧人氏。有巢氏教民架木为巢,掘地为营;燧人氏发明了钻木取火,教人熟食,教民结绳记事。

  进入到伏羲时代,这一时期中原出现了共工氏、柏皇氏、朱襄氏、昊英氏、栗陆氏、赫胥氏、昆吾氏、葛天氏、阴康氏、中皇石、女娲氏等部落或国家。中国最早的“姓”就产生在伏羲时代,“风”是中国的第一个姓,这个时期一个最重要的“氏”是中皇氏,其首领是仓颉,他创造了文字,替代结绳记事。

  女娲氏之后为神农氏,即炎帝,其后为姜姓。黄帝姓公孙,名轩辕,黄帝所在部落的称呼叫有熊氏,黄帝继承炎帝之位,统治了中原大地。黄帝有25子,得姓14有姓12:姬、酉、祁、己、滕、箴、任、荀、僖、嬉、儇、依。这12个姓事实上是有熊氏的分族,其他的儿子因没有实力建立自己的族而不能有姓。据考证,中国最古老的姓基本都出自炎黄两帝之后。炎黄两帝是我们中华民族共同的祖先,无论你我他,同姓一家亲,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根。

  先秦时期,女子称姓,男子称氏。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姓氏便开始合而为一,由于形式固定下来,子孙可以永久使用,便于形成一脉相传的家族,血统源流线索从此变得更为清晰。中国人十分重视姓,养成了同姓聚居的习俗,许多地区流传着修谱联宗的习惯,在全国形成了无数的不等的同姓人群,以至后人探讨自己的家族史,很容易据此找到血缘所出。

  姓氏来源有多种,有以图腾定姓氏的:熊、罴、豹、虎、龙等;以国家名称为姓氏的:齐、楚、韩、赵、秦等;以居住地为姓氏的:西门、郭、丘、尹、常;以官职为姓氏的:上官、卜、钱、士、司马等;以职业为姓氏的:张、顾、屠、甄、匠等;以山河名称为姓氏的:乔、姬、姜、黄、武等;皇帝赐姓氏的:刘、李、赵、完颜、朱等;还有以数字、季节、方位、气候、花木等等为姓氏的。



叶文珊,1961年出生 ,广东省梅州市梅县区人;大专毕业,历任香港亚太奔德有限公司董事长,海南华侨投资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戴晴为叶剑英养女;叶选基为叶道英之子,曾任香港国叶集团主席,中信香港集团总经理,正天科技集团控股公司董事长。

叶明子,时装设计师,叶剑英孙女,7岁随父母移居香港,13岁只身到英国伦敦求学,之后考入了全球最著名的艺术设计大学圣马丁(Saint Martins)进行深造,留日期间遇到吉本兴业株式会社经纪人,马上被推荐到日本音乐教父小室哲哉旗下,小室为她谱下《听你的心 Listen To You Heart》一曲;目前在北京设立设计工作室:Studio Regal。

江南叶姓源流及其蕃衍成因探析

来源: 中国松阳新闻网 作者: 叶 平 编辑: 占黎峰 2010-12-16
      叶姓是现代中华诸姓氏中人口发展较快的姓氏族群。在北宋出现的《百家姓》所收录504个姓氏中,叶姓排在第257位,至1987年叶姓已位居中华100个大姓的第49位,500余万人。2008年叶姓人口在二十年间又增加100多万,排位上升7位为第42位。在600多万叶姓人口中,绝大多数居住在长江以南的浙江、广东、福建、江西、广西、贵州、四川、重庆、云南、上海、台湾及江苏南部、安徽南部。本文从历史学、谱牒学、宗族史的结合上,对江南叶姓的源流、分布特点、及其蕃衍成因作一探析,以求还原历史本来面目。
一、当代叶姓在江南各省分布情况
在我国长江以南的广东、浙江、福建、江西四省叶姓人口占全国632万(含台湾27万)叶姓总人口的48.2%,而我国南方的湖北(35.5万)、江苏(25.5万)、安徽(37.1万)、广西(23.4万)、四川(38.8万)、重庆(13.4万)、贵州(12.1万)、云南(11.9万)、上海(8.35万)、台湾(27万)、海南(5.57万)等十一个省市区又集中了37.8%的叶姓人口,因此在我国南方各省市区聚居了叶姓人的86%,可以看出叶姓是现代典型的南方姓氏。
南方叶姓人口主要省份有:广东全省叶姓人口117万,其中万人以上的县市区有38个,叶姓人口占广东省百家姓氏的第12位,绝对数列全国各省市叶姓人口之首。在广东叶姓人口最多的市是东莞,有91000多人;陆河和龙川县有5万多,3万以上的还有和平县(4.2万)、紫金县(3.3万)、南雄市(3.2万)。叶姓人口最多的地级市是河源市有17万1。
浙江全省叶姓人口91万,占全省户籍人口4600万的2%左右,百家姓中排第6位,叶姓人口与户籍人口之比列各省市区第一位,全省有35个县市区叶姓人口超万人。其中乐清(3.9万)、温岭(3.7万)、青田(3.5万)、永嘉(3.1万)、松阳(3.05万)等五个县市超过3万人。叶姓人口最多的地级市是温州市有20余万。丽水市叶姓人口16万多,占全市户籍人口的6.67%,为浙江省11个市叶姓人口比例之最。所辖九个县市区中有八个排在当地百家姓的前10位。排第1位的有松阳(3.05万)、龙泉(2.5万),第二位的有青田(3.5万)、云和(8000)、进入前3位的有庆元(1.5万)、景宁(1.2万),前8位的有莲都(1.9万)、遂昌(1万)。其中松阳县叶姓人口占该县23万人口的13%,不到8个就有1个姓叶的,人称“无叶不成村”。
福建叶姓人口有55万,在该省百家姓中排第12位。有17个县市区叶姓人口超过万人,其中平和县(4万)、南安市(3.8万)、同安区(3.3万)、寿宁县(3万)都超过3万人。叶姓人口最多的地级市是闽北的南平市有115000余人。
江西叶姓人口有41万多,在该省百家姓中排第27位,叶姓人口上万的有12个县市区。赣东北的上饶市在各地级市中居首位有123000多人。
北宋时期的两浙路是当时叶姓人口第一的行政区域,占全国34万叶姓人口的34%,九百多年后的今天,当年的两浙路:浙江、苏南、皖南、赣东北、闽东、闽北及上海市、聚居了151万叶姓人口,占全国叶姓人口的24%。在浙闽赣三省毗邻的丽水(16万)、温州(20万)、台州(14万)、衢州(6万)、上饶(12.3万)、宁德(8.86万)、南平(11.5万)等七市叶姓人口达88.6万,占全国叶姓人口的14%,为中华叶姓人口最密集的居住区域。

二、江南叶姓祖源及祖居地
春秋时期楚昭王封为国捐躯的沈尹戌之子沈诸梁为叶邑尹(今河南省叶县),其后裔以封地为姓,因此叶姓是得姓于北方的姓氏。始祖叶公子高传至二世尹重、三世楚大夫重凝、四世询、五世长乐太守眄、六世楚邑令翫、七世勇、八世章、九世颖州太守诩、十世衡、十一世清河太守奉、十二世康、十三世清河令纂、十四世汉大将军斌、十五世汉太尉尤、十六世太中大夫祎、十七世长乐太守嘉、十八世武陵令元、十九世南顿太守宗、二十世雁门太守仲、二十一世云梦令颖、二十二世太中大夫望。时正适东汉未年,宦官外戚专权,朝政极度腐败,百姓生灵涂炭。叶望遂辞去太中大夫官位隐居青州(今山东益都),过着驾舟江浦、横竿垂钓的闲逸人生。灵帝时钜鹿人张角乘机创立太平道,并派遣弟子分赴四方传道,在很短时间内发展至几十万,中平元年(184)太平道徒发起的黄巾起义,波及中原的青、徐、幽、冀、荆、扬、兖、豫八州二十八郡。朝廷派重兵镇压,而州牧郡守拥兵自重,后为争夺地盘成军阀混战。叶望被迫携家小从青州起程往南迁徙,寻找立脚安身之地。汉献帝建安二年(197)在扬州(今江苏)境内渡过长江,侨居丹阳之句容(今江苏句容)。曾有人认为叶望是从今安徽马鞍山附近渡江进入皖南,再迁至句容,笔者认为此推论不足为信。汉未的皖南属丹阳郡,该区域正为南方少数民族山越所占据。叶望是汉朝仕族,他必然沿着汉族居住活动之区域,即从山东经江淮平原向南迁徙,不可能进入当时视之未开化的山越居住核心区,并在那里生活数年之久。山越被平定并逐步与汉民族同化融合是孙权称帝建元的嘉禾年间以后。句容在江南大都市建业(今南京)附近,占据江南丹阳一带的山越头领祖郎、费栈,在孙权与曹操的对峙中,支持曹操,因此孙权为巩固后方统一东南,连年派兵征讨山越(《中国史纲要》第二册),句容遂成为战火连年的战场,叶望只好再次携全家向南迁徙。他从会稽郡钱唐县境内渡过钱塘江,往南经山阴(今绍兴、诸暨)、吴宁(今东阳)、乌伤(今义乌、金华、武义)进入松阳县境,然后翻越括苍山脉,到达松(阳)古(市)盆地。这是一条秦汉时期会稽郡北部越人和南下北方汉人,经今诸暨盆地进入金(华)衢(州)盆地至松(阳)古(市)盆地的迁徙线路,也是松阳至婺州(金华)、会稽(绍兴)、临安(杭州),直抵各历史朝代京都、如汴梁(开封)、长安(西安)、北京等地的千年古道(《浙江通史》第3卷·秦汉六朝卷)。
松阳于汉建安初年(196)建县,地处东吴腹地,是孙权的战略后方。建县初的松阳县地域广袤,包括今丽水市所有县市区、温州之文成县、金华之原汤溪、宣平两县、及闽北一部,县治瑞应里(今古市镇)。叶望定居于卯山右,古称怀德里的今赤寿乡卯山后村。松古盆地位于浙闽山地腹地,为括苍山脉与仙霞山脉交汇的产物,它是东西长、南北窄,形似仙人脚印的山间平原。周围耸立着数百座上千米高的山峰,盆地间沃野万顷,在自给自足的农耕时代,是少有的“世外桃源”,这里曾是历代文人隐士的理想去处。县治瑞应里(唐初曾为松州州治)在瓯江支流松荫溪北岸,有舟船之利,洪水季节只需一天即至东瓯(今温州)入海,陆路三天可北上婺州(今金华),西去三天抵太未(今衢州),南下四天可入闽越(今福建),是进退自如的地方。数千年来松阳少有战事发生,即是外族入侵,亦很难在此长驻。八年抗战,日寇进占松阳未满一月即仓惶撤兵,而邻县武义则被占据达数年之久。宋代隐居于此的状元沈晦以诗云:“唯此桃花源,四塞无他虞”。
促使叶望定居松阳,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即“卯山风水”。卯山因位于瑞应里之卯方而名,在十二地支中“卯”为早晨5-7时,预示“万物茂盛”。风水学盛行于秦汉,叶望为饱学之士,懂得堪舆。卯山海拔431米,为园椎形山峰,占地五千多亩,园周十多里。山左为石龟山延绵十余里,似青龙腾飞屹立于东方;山右是一片小山丘,象一群白虎低卧在西方,并成怀抱状;主峰高达1600余米的长松山(牛头山)脉层层叠嶂屏于玄武方,象九条巨龙朝卯山奔腾而来,俗称“九龙戏珠”;山前朱雀方是平坦的沃野极目数十里,松荫溪水日夜不息穿过沃野中部东去入海。石龟山(青龙)、青溪(源于八都流经卯山与石龟山之间)、长松山脉(玄武)、黄枝连后山(白虎)、松古平原(朱雀)、松荫溪(朱雀方河流)构成一幅完整可遇不可求的堪舆。这是上天赐与叶姓的风水宝地。
叶望在汉建安年间卒后,遵其嘱葬于卯山西南麓,其子叶遂(吴指挥将军、蔡州刺史)、曾孙叶胤(允、晋侍郎)、玄孙叶琚(晋钱塘令、幽州刺史)、六世孙叶俭(晋折冲将军、散骑常侍、永嘉太守)都出仕天南海北,但最终回到卯山,归葬卯山的还有叶望七世孙晋文孝侯叶周(叶俭长子),三十四世孙宋雍州学政叶修已等。“叶落归根”不仅是自然界植物生长的必然规律,也是叶望为子孙后世立下的箴言。风水并非迷信,叶望定居卯山,其后裔人才辈出衍发成中华叶姓主流之事实,使我们深刻感知到“历史诠释着真理”。

三、江南叶氏的迁徙蕃衍

江南叶氏自叶望一千八百年前定居卯山后,前四代都终老于此,至西晋望公玄孙叶璥官至蔡州刺史,迁居长安,为叶望后裔外迁之始。其兄叶琚所生四子中有三人迁徙江南各地。据浙江松阳《叶氏宗谱》载叶琚长子叶硕迁居睦之新安。叶硕生于晋武帝太康八年(287)(浙江寿昌《叶氏宗谱》),魏晋时置新安郡管辖今皖南及浙江西部之新安江流域,叶硕后裔沿新安江流域向上下游迁徙衍发,今日皖南黄山、江西景德镇、浙西的建德、兰溪、龙游等地有众多的叶硕裔孙,宋知枢密院事、新安邑侯叶义问是其三十二世孙。叶琚季子叶游迁居建之建安,即今闽北一带,唐建州刺史叶灏是其十六世孙,在今福建的建瓯、建阳一带生活着其许多后裔。叶琚四子叶愿迁居衢之西安,西安在唐咸通年由信安改名,在今浙江衢州、江西上饶一带。叶琚次子叶俭以车骑常侍、折冲将军兼永嘉(括州)太守,时括州辖临海、永嘉、松阳等县,即今浙江之台州、温州、丽水三市地域,有谱称叶俭为苍梧太守,仍误传,苍梧在今广西境内,西晋时尚是荒莽之地。叶俭生于西晋元康六年(296),东晋建武元年(317)任永嘉太守,致仕后回卯山定居,升平五年(361)卒葬父墓侧,松阳《卯峰叶氏广远宗谱》载有宋建炎四年书签枢密院事赵鼎所作《墓记铭》,其后裔至今衍发成叶望脉下之主流。
据史书记载中原人南迁在西晋未是一高潮,但是此时江南叶姓已蕃衍成族,尽管有族人去中原担任官职,但届满后仍返回江南。在唐代亦有二次中原人口南迁。一次是高宗总章年间,陈政、陈元光父子入闽,据说部属中有姓叶的。此时的江南叶姓中已有多人在大唐王朝担任要职。四十四世叶法善之祖父叶国重生有五子,长子叶一源,名世群,是唐高祖李渊的近臣,任行典机要,在随李世民东征时中流矢阵亡,谥“武义”,《松阳县志》、《中国名人大辞典》均有记载。叶国重次子叶世强官至中宪大夫,卒后追赠忠义王。叶法善应高宗征召进入长安,旧《唐书》曰叶法善“显庆中,高宗闻其名,征诣京师,将加爵位,固辞不受,求为道士,因留内道场,供待甚厚”。他先后历经高宗、武后、中宗、睿宗、玄宗五朝,为睿宗、玄宗的国师,位至金紫光禄大夫、鸿胪卿、越国公兼景龙观主(《叶尊师碑》),为道教一代宗师“当时尊宠莫与无比”(旧《唐书》)。唐开元四年(716)二月二十一日叶法善向玄宗呈《乞归乡上表》曰:“前岁(714年),天恩赐归乡里,残魂假息,获拜先茔,聚族联党,不胜悲庆……”。三天后的二月二十三日他又向玄宗呈《乞归乡修祖茔表》曰:“……亲族妥馑,未辨情礼”。(《道藏》卷十八)。松阳《卯峰叶氏广远宗谱》及其他叶氏宗谱都记载叶国重除叶一源、叶世强外,还有叶世雄、叶世彪、叶慧明(又名世昭)三子。叶世雄生有万期、万会、伯会、金石四子,叶世彪生有文成、文玉、文兴、文定四子,叶慧明生有法善(道元)、法喜(道感)、法兴(道威)三子,上述志书、宗谱都印证了在唐代初年松阳叶姓已成旺族的事实。叶法善叔祖叶静能高宗时已官拜翰林学士、国子监祭酒,“武后监国、南迁而终(《太平广记》),静能生有碧溪、碧潭、碧海、碧渊四子(浙江龙泉黄麻坑《叶氏宗谱》),他们在浙江的云和、龙泉、景宁、庆元、青田,福建的霞浦、寿宁、浦城等地衍发成族。

另一次中原人口南迁是在唐未王潮、王审知率义军入闽,据说数万兵将中有叶姓。福建叶姓重要宗支之一的佛岭《叶氏谱序》称“吾稽叶氏居雍州,徙居光州固始县,”再由此迁往福建,该谱称是叶俭四子叶爱之后裔,此叶俭就是东晋建武元年(317)定居松阳卯山的永嘉太守叶俭。明清时期佛岭叶氏后裔不断渡海迁徙至台湾,成为当地重要宗支之一。在五代,松阳叶仁捷,字处仁,迁居温州瑞安五十三都郭公阳村(今文成县公阳村),其后裔在文成、平阳、苍南、泰顺等地蕃衍成族。太平兴国四年(979)任吉州刺史的叶望二十三世孙叶聪,其后裔在江西吉水、南康及湖北等地蕃衍成族。
北宋末年,中原随高宗南迁者众,其中有叶姓。福建另一支重要叶姓宗支仙游《古濑叶氏族谱》称始祖“叶湛,世居雍州,五季之乱,举族流徙莫定;至宋,卜居光州固始,若祖有叶炎会者,随宋南渡,卜家仙游之古濑”,该谱的世系图可上遡至晋朝的叶爱、叶俭及汉末的叶望。在两宋之交,江南叶姓中两浙路的叶义问、叶梦得已是高宗赵构所倚重的丞相级重臣,他们都为南宋抗金立国创下赫赫功勋。《通志·氏族略》载:“叶氏,宋朝为著族”,《宋史》中列传的叶姓人物有12位,全部是江南人,其中浙江九人,福建3人。叶清臣、叶梦得、叶义问、叶衡、叶颙、叶梦鼎等都是叶望的裔孙。《中国人名大辞典》收录的宋代叶姓人物有53人,其中浙江22人、福建17人、安徽2人、江苏上海各1人,除3人藉贯不可考外,明确是江南人的就有49位。据松阳《叶氏宗谱》记载该县叶姓外迁最盛也在两宋,因两宋时期重文轻武,叶姓后裔大都经仕途迁徙外地。叶梦得六世祖叶逵官至北宋刑部侍郎,从松阳古市的五木岗(今五木村)迁居湖州。叶梦得五世祖叶元辅,淳化二年(991)进士,官至光禄寺卿。其子叶纲是天禧三年(1019)进士、官至著作佐郎,叶梦得建炎四年(1130)主修《叶氏宗谱》所作《序》曰:“曾祖纲始迁苏州”。元辅兄元参(又名参)为咸平年四年(1001)进士,历知两浙路的宣(今安徽宣城)、苏(今江苏苏州)、越州(今浙江绍兴),以光禄卿致仕。元参子叶清臣,天圣二年(1024)进士第二,官至翰林学士、兵部尚书,他忠言直谏、政绩卓著,为北宋重臣,《宋史》有其传。叶清臣长子叶均居苏州,其后裔迁居江苏镇江、宜兴等地。叶清臣四子叶增(又名增叟)是浙江龙泉小梅叶氏一世祖,其后裔经此迁徙蕃衍至江西、福建。元辅三弟元颖由湖州回迁松阳五木岗,其长子叶絪之曾孙、南宋咸淳左丞相枢密使叶梦鼎为浙江宁海叶氏开基祖,在浙江三门、江西宜春都有其后裔。元辅四弟元凯之长子叶清是进士,次子叶清四、字世儒,宋天禧年仕明州(今宁波)教授,隐于慈西,即慈溪石步开基蕃衍,清末宁波巨商叶澄衷(成忠)系其裔孙(浙江《镇海沈郎桥叶澄衷谱序》)。叶梦得伯父叶勤宋熙宁九年(1076)进士,官知广德军(今安徽广德、北宋属两浙路)。其长子叶庄,又名梦安、官至开封丞。叶庄曾孙叶大经,宋未任驻闽制置使,元初避难广东梅县,遂成为广东主要开基祖之一,叶挺是其三十二世孙。叶大经后裔还迁徙至江西、福建、四川、湖南、湖北、台湾等地。叶梦得之弟叶蕃、又名梦蕃,北宋末进士,官至山西学政,迁广东南雄太守,致仕后定居于此,遂成为广东南雄叶姓始祖,生有春一、春二、春三、春四、春五、春六、春七等七子,后裔在南雄、江西龙南、潮州揭阳、广西贺州等地衍发。

在浙江、江西、福建等省还生活着一支人口多达数十万的叶望三十世孙叶道之后裔。叶道是唐御史叶备之次子,其兄为叶彪,其弟为叶笾。叶彪之孙即叶梦得六世祖叶逵。叶备季子叶笾后裔在浙江遂昌、丽水(今莲都)、金华、武义等地成族,明初洪武朝“浙东四贤”(宋濂、刘基、叶琛、章溢)之一的洪都知府、南阳侯叶琛系叶笾十三世孙。叶道生有一子叶资、叶资生可淡、可封二子。叶可淡,又称可浚,生仁鑽、仁训、仁让、仁议、仁论、仁浩、仁谓七子,这七兄弟加上光济、彬二侄(仁鑽之子)合葬于松阳县市口村后山,俗称“九壙”,出土有宋治平二年(1065)的纪年墓砖,今墓园犹存。仁鑽七世孙叶正仪,为南宋进士,官至福建提举,致仕返乡因路阻,遂流寓于浙江庆元,其后裔在浙闽边境的庆元、松溪、屏南等地衍发,仁鑽后裔还在龙泉等地衍发。宋司农叶荣,淳熙进士、龙图阁待制叶涛,巴陵主簿、《草木子》作者叶子奇都是其裔孙。仁训长子光袭的六世孙、宋熙宁三年(1070)廷试会元福建邵武叶祖洽,其后裔迁居浙江奉化、慈溪等地。仁训曾任兵部主事,北宋中期从松阳迁居龙泉黄南,其六世孙叶公济携家小徙居永嘉(今温州),成温州大姓,后裔在温州市区的鹿城、瓯海、龙湾、及永嘉、乐清、瑞安、平阳、苍南等成族。南宋淳熙进士、吏部侍郎、永嘉学派代表叶适是公济曾孙。仁让官至刑部曹官,其长子叶修己,又称修已,为雍州学政,生若冰、若纳、若朽,渭叟、舜叟五子,次子若纳四子若叟在松阳本地衍发。三子若巧、江西称之若朽,其后裔遍及江西武宁、九江、瑞昌、上饶、弋阳及湖北一带、成为江西叶姓重要宗支。仁让季子修睦之长子若朴,生衡,又名梦锡,官至尚书右丞,是浙江金华叶氏的开基祖,后裔迁居义乌、缙云。仁让四子修古的孙子叶仲谌,宋元丰乙丑年(1085)进士,历任衢、信、筠三州太守,著有《逍遥观记》等文集,其后裔衍发于福建北部各县。仁论八世孙叶味道、名贺孙、字知道、宋嘉定进士、授太学博士、官著作佐郎、谥文修,为南宋理学大师朱熹弟子,其后裔徙居温州永嘉、乐清、泰顺及福建寿宁、宁德、周宁、松溪、建阳、建瓯等地。

宋尚书左丞叶梦得系叶望三十七世孙,生有栋、桯、模、楫、橹、橩六子。叶梦得在建炎三、四年避乱松阳祖地,绍兴十六年落职后又归隐松阳城郊的桐川(今桐溪),在此兴建宅第、购置山场田地,二年后的绍兴十八年卒葬青蒙豹坞山。随之定居桐溪丞相府的裔孙,遂以松阳为中心向外迁徙。叶梦得长孙叶筹的次子叶嵩,宋未从桐川迁至松阳城郭大楼下开基,宗祠尚在,今松阳县城东、项弄、叶村、项桥下等叶姓皆是其后裔。叶筹长子叶岩迁居丽水(今莲都),后裔蕃衍于前垟、黄村州、白桥村等地。叶梦得次子叶桯之孙叶嵘迁居松阳古市界首,其后裔在松阳西乡的叶川头、四川茂县,及浙江武义、龙游等地蕃衍成族。叶桯后裔还在浙江天台、椒江、江西宁都、湖北洪湖及湖南等地蕃衍达上万人。叶梦得三子叶模的长子叶秀实迁居浙江永康开基,后裔在金华叶村、建德里叶等地衍发成族。叶模次子叶筥之子叶峦从松阳迁居遂昌独山开基,今已蕃衍成遂昌、江山叶姓的重要宗支,叶模后裔有一支在浙江嵊县(今嵊州市)定居。叶梦得四子叶楫之子叶篑迁居浙江余姚,成为该地叶姓开基祖。叶梦得五子叶橹,以承事郎知缙云县,卒于任所,其后裔遂在缙云、金华、仙居、余姚、慈溪等地衍发成族,叶梦得六子叶橩之长子叶笃迁居龙泉,其后裔定居龙泉的岩后村等地,南宋著名诗人叶绍翁即是其曾孙。叶橩三子叶候留居桐川祖地,现松阳城北、桐溪、酉田等地叶姓皆是其后裔。叶橩还有一支后裔在金华的金东、婺城等地定居。在江苏扬州、镇江等地也有叶梦得后裔,据镇江《润东严庄叶氏重修族谱》称叶梦得裔孙明代叶子良始迁扬州、其后裔由扬州再迁镇江。在浙江义乌、富阳、龙湾、安徽黄山、休宁等地都有叶梦得后裔。粗略估计叶梦得后裔已蕃衍成达十多万人的江南叶姓重要宗支。

广东叶姓除叶大经、叶梦蕃这二支外,还有一支来自福建仙游,开基祖为叶颙、字子昂、南宋绍兴二年(1132)进士,初授广东南海主薄,官至尚书左仆射兼枢密使。绍兴二十九年(1159))以司农寺丞知处州,到祖地担任过二年知府。乾道三年(1167)罢左仆射,以观文殿学士致仕,迁居广东南海,其后裔主要分布在广东的南海、花县、鹤山、番禺、惠阳、东莞、龙岗。在福建仙游,上杭,江苏的江阴,浙江的乐清等地也有其后裔定居。福建仙游古濑《叶氏宗谱》载叶顒为晋括州太守叶俭之后。在广东梅县还有一支叶顒的后裔,宋末元初叶顒六世孙叶映玉(号五郎)从福建长汀县官前湖坑迁至上杭中都古坊开基,叶映玉九世孙叶日通明初又从上杭杜坑(今都康)迁到广东程乡县(今梅县)松源定居,叶日通曾孙叶俊贤于明正统年徙居雁洋虎形村,此乃叶剑英元帅之十七世祖。

四、江南叶氏族群形成的原因

江南叶氏之所以能在我国南方繁衍生息,并成为中华叶姓的主流,究其原因是多方面的。笔者认为:诗书传家、缵缨累世是江南叶姓族群形成的首要因素。江南叶姓是一个重教育、重知识、重人才的文明族群。《浙江通史》记载,在唐高祖李渊武德初年,松州州治瑞应里就兴办了官学,是当时浙江最早的官学之一,叶姓学子一批又一批从这里走入仕途。至两宋,松阳不仅有县学,叶姓族人还兴办了数所私塾,其著名的有:宋殿帅、淮东安抚叶再遇舍宅办学,曰“明善书院”,宋代大儒朱熹、陈亮等都至此为叶姓弟子讲过学,吴师道作《明善书院记》被录入《四库全书》。族人叶士琳倾家财办私塾“存耕堂”,取“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之义,《松阳县志》载录了屯田郎吴天泽所作《存耕堂记》。松阳《卯峰叶氏广远宗谱》记录两宋间的叶姓进士达七十六人。《明清进士题名录索引》统计了明清两代643年间考上进士的叶姓人共342人,其中浙江102人,福建63人,江苏30人,广东20人,安徽14人,上述五省叶姓进士就达229人,占全部叶姓进士的70%。从唐代起至近现代江南叶姓出现了许多的人才辈出,缵缨累世的辉煌家族。唐代的叶法善家族,上下七世为黄冠(叶法善高祖乾昱、曾祖道兴、祖父国重、叔祖静能、父慧明、侄仲容、侄孙藏质),祖孙三代成宗师(高宗朝内道场道士、翰林学士、国子监祭酒、叶静能,金紫光禄大夫、鸿胪卿、越国公兼景龙观主叶法善,道教南宗天台山唐懿宗赐玉霄宫主叶藏质),兄弟进爵封王侯(武义侯叶一源、忠义王叶世强);宋尚书左丞叶梦得家族,七代出进士、祖孙拜翰林、累世任官宦;宋尚书左仆射叶顒家族,一门十进士、八监司郡守;明三朝元辅叶向高家族,书香门第、官宦迭出;清提督学政叶观国家族,五世八翰林,创福州“五子登科”“六子登科”之先河;近现代浙江著名教育家叶庆崇家族,祖孙九博士、一门三将军。上述事实可以说明高智商、高素质的族群在社会发展进程中必然处于衍发优势地位。

其次地理环境影响衍发的速度与规模。
综观江南叶氏生活与居住的区域多是南方各省区之毗邻处。除浙闽赣边界叶姓人口最聚居的七市外,叶姓聚居人口较多的还有粤闽赣边界,此区域也是中国客家主要聚居区域,包括广东之梅州(叶姓人口5.7万)、韶关(叶姓人口6.35万)、河源(叶姓人口17.16万)、潮州(叶姓人口0.6万)福建之龙岩(叶姓人口1.06万)、漳州(叶姓人口8.75万)江西的赣州(叶姓人口8.76万)等七市,叶姓人口达48.4万,是叶姓人口第二大聚居地。其他还有浙苏皖边界,鄂赣皖边界,粤桂边界,鄂豫皖边界的大别山区等。南方数省边界大都地处山区,山川险阻,即使在全局动荡的形势下,仍有小范围的局部安定,地理环境利于生存,叶姓迁居于此,使之成为繁衍生息,乃至向外迁徙的“桃源”地。故能出现浙江松阳卯峰叶氏这样一千八百年来一直在此生生不息的泱泱大族。我国北方多平原,自古以来大多数封建王朝建都北方,这里成为改朝换代的政治军事争斗中心区域,同时也是古代北部边境少数民族入主中原或外族入侵的首冲之地,频繁的战乱,破坏了百姓生存的环境和条件。北方各省区叶姓人口几乎都是宋元以后从南方回迁的,且一旦局势发生剧烈动荡即聚族南返,因而至今叶姓人口在北方各省区少之又少。叶姓自汉末魏晋起在南方定居繁衍,至唐宋已成为江南望族,而现代更是挤身于百家姓前五十位成为中华大姓氏之一,这与南方的地理环境不无关系。
再次,经济重心南移为叶姓在江南衍发奠定基础。隋唐开始全国的经济重心逐渐向南方转移,隋朝兴修的京杭大运河是其重要标志,至宋代中期南方特别是东南地区在科举、政治、文化方面都有稳定的持续的成就,表明经济重心南移的完成。“自祖宋以来,军国之费,多出于东南”(《长编》卷四六六),“国家根本,仰给东南”(《宋史》第三卷三三七),“二浙财赋为天下之最”(《范文正文集》卷一四),苏轼说:“两浙之富,国用所持,岁漕都下米百五十万,其它财赋供馈不可悉数”,(《苏轼文集》卷三二)。自宋代以来江南叶姓出现了许多杰出的经济人才。叶梦得不仅是两宋之交的政治家、军事家、文坛盟主,还是出色的理财家,在他的《石林奏议》中记载了许多关于财政税赋方面的建议、措施与实践,为南宋之初尽快稳定政权,恢复生产做出了重要贡献。他的《石林家训》对后世治家理财产生了巨大影响。叶适是永嘉学派代表,他的“功事”学说,反对传统的“重本抑末、重农抑商”思想,提倡“通商惠工”、“扶商贾”发展工商业生产经济,至今仍呈现顽强的生命力,因此被誉为“浙商之父”。叶澄衷家境贫寒、白手起家,经过几十年奋斗,成为横跨商业、地产、工业、金融业等几大行业的巨商,拥有资本超过白银八百万两,相当于时清政府年财政收入十分之一,他发家不忘慈善,以巨资投入社会公益事业,被誉为“首善之商”。到了近现代我国南方,特别是东南沿海地区成为中国最开放、最发达、最富庶的地区,这里就融合着一代又一代江南叶姓族人的智慧和汗水。叶姓从叶公、叶望、叶法善、叶梦得、叶适、叶向高、叶澄衷、叶剑英等先贤们世代传承并不断补充提炼而形成的家族文化,成为叶姓俊才辈出的思想之源和智慧宝库,并引领生活在江南的广大叶姓族人,在推进社会前进的潮流中搏击发展。同时,适者生存、不断壮大自身,叶姓终傲立于中华姓氏族群之林。

叶培建

“嫦娥之父”叶培建院士北大演讲 

    空间飞行器总体、信息处理专家。1945年1月29日生于江苏泰兴。1967年毕业于浙江大学无线电系,1985年在瑞士纳沙泰尔大学获科学博士学位。现任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研究员。2003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主要从事卫星总体设计和信息处理研究工作。主持制定我国第一代传输型对地观测卫星总体方案及各个分系统的设计,优化卫星总体方案,组织领导并参与攻克7项技术难关。主持制定了电测、力学、噪声、EMC、热平衡与热真空等大型试验方案,组织了全部工程实施,保证了卫星有很高的技术指标。主持修订了后续两颗卫星的改进方案,提高了卫星性能和水平,已实现了双星组网运行。主持制定了我国月球探测卫星技术方案。在航天计算机应用领域,参与开发并基本建成了卫星与飞船设计的数据库、应用软件包和制造的计算机网络环境,在卫星研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 STORY OF LORD YE

据说叶公为了开发叶县东、西二陂灌溉农田,曾在自己办公室的墙壁上画了满墙施工水系图。一天,一位来访客人把墙壁上的水系图,当成了群龙起舞图,就毫不隐讳地说,人言叶公好龙,我看叶公并非真的好龙。叶公问:“此话怎讲?”客人回答说:“风从虎,云从龙。图中之龙不画云,故从得知。”叶公笑笑说:“我只想引龙出水,不求腾云驾雾。”客人问道:“何谓引龙出水?”叶公说:“凿渠引龙,龙就出水了。”客人又问道:“群龙真可以引出水吗?”叶公说:“少引则宜,多引则惧。”客人又问其中原因,叶公接着说:“引一龙而需工千额,需粮万斛,所以不可不慎重。”可见叶公所好之“龙”,是水利之龙;所怕之“龙”,是怕引水工程过分加重老百姓的负担。 然而,由于以讹传讹的原因,到了战国时代,韩相申不害编造了一则《叶公好龙》的寓言,收在《申子》一书。这则寓言经汉初刘向转录,得以广泛流传,遂使叶公蒙受不白之冤。为此,清人王士祺感叹道:“地下子高应一笑,世间谁解好真龙。

然而双方在对正直人的标准上产生了分歧。叶公说:“吾党有直躬者,其父攘羊,而子证之。”孔子不以为然:“吾党之直者异于是,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叶公提出的具有法治色彩的治国理念,比提出“法后王”主张的荀子和提出“严刑峻法”、“以法治国”的商鞅、韩非至少早一二百年。因二人观点不一致,孔子的叶邑之行并未取得预期目的。

Guang Dong Province Ye family, posted 29 Jan 2019 at 16:37 UTC by sye » (Apprentice)

俊合叶公与叶母姚氏妈所传辈序:叶公字辈:俊森持用盈,开乔亮禹厚,奕世锡隆昌,连会崇兴泰,由思胤庆长,庠生壮国罡,正直宏云盛,万纪兆扬澄,仁礼义智勇,迪鹏展誉声。


叶选平亲笔提字盖章的《叶氏之踪》匾额

广东省陆丰市甲子镇半径社叶氏总人口600多人,创祖人叶公俊合,嘉靖42年创半径,吾祖俊合叶公原籍是汕头澄海县莲阳园人士,在原籍娶夫人姚氏妈,(叶母姚氏妈原籍澄海那个乡人氏)度不详,吾祖大约二十二岁时成家,明代嘉靖四十二年叶公带姚氏妈出了莲阳园,一直入甲子门创祖,找间店铺歇夜,吃饱饭后,就去拜城隍爷,由神明选地创业,叶公俊合创半径社地龙,创祖生活不稳定、很艰苦,隔有二年生了二世祖森吾公,四代单传,四世先祖用文公生了三房头,清代五世盈辈分支孟、仲、叔,三大房。


source:
http://www.sohu.com/a/152282254_722562

Study of Ye Shi, posted 29 Jan 2019 at 19:41 UTC by sye » (Apprentice)

自乾道五年(1169)叶适到婺州(金华)拜访薛季宣,直至乾道九年(1173)季宣四十而亡,叶、薛之间书信往来不断,薛氏之学对叶适影响很大。至于叶适与陈傅良的交游,则时间漫长,如叶氏自谓:“余亦陪公游四十年,教余勤矣。”(《水心文集》卷十六《宝谟阁待制中书舍人陈公墓志铭》)。


集大成的叶适之学,在历史上发生了深远的影响。如明清之际的黄宗羲对宋以来的各个学派都进行了综合性的研究,他以“濂洛之统合诸家,横渠之礼教、康节之数学、东莱之文献、艮斋止斋之经制、水心之文章,莫不旁推交通,连珠合璧,自来儒林所未有也”。(22)无论是在兼通经史的治学路数,或者是在反对道学空谈而提倡经世致用学风,以及批判君主专制主义的思想等诸多方面,黄宗羲的思想均与叶适息息相通,从中当不难看出其深受叶适及永嘉事功之学的影响。与黄氏同以早期启蒙儒者著称的顾炎武、其经世之学以“自身以至家国天下”之所当务。他对“亡国”与“亡天下”作了区别,说:“有亡国,有亡天下。亡国与亡天下奚辨?曰:曷性改号,谓之亡国。仁义充塞,而至于率兽食人,人将相食,谓之亡天下。……是故知保天下,然后知保其国。保国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谋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贱,与有责焉耳矣。”(23)就是说,国之兴亡是“食肉者”之事,而天下兴亡则是匹夫的权利和责任。因此,他主张“引古筹今,亦吾儒经世之用,然此等故事不欲令在位之人知之。”(24)在他的心目中,改朝换代已不是中心议题,而社会制度(天下)的改革才是其所要着重考虑的,因为这是匹夫之事,应从匹夫做起。“匹夫之心,天下人之心也。”(25)顾炎武的这种思想显然是民族精神的新觉醒。正以此觉醒了的民族精神为驱动,顾氏对空谈心性的宋明道学诸儒十分不满,力倡实学:“昔之清谈谈老庄,今之清谈谈孔孟。……不考百王之典,不综当代之务,……以明心见性之空言,代修己治人之实学。”(26)他的这种学说思想可以说是在明清之际新的社会历史条件下对由叶适集大成的南宋永嘉之学的回应。

one of famed Lord Ye, posted 30 Jan 2019 at 22:09 UTC by sye » (Apprentice)

叶清臣(1000─1049) 北宋名臣。字道卿,长洲人(今苏州市)。天圣二年(1024)榜眼。历任光禄寺丞、集贤校理,迁太常丞,进直史馆。论范仲淹、余靖以言事被黜事,为仁宗采纳,仲淹等得近徙。同修起居注,权三司使。知永兴军时,修复三白渠,溉田六千顷,实绩显著,后人称颂。著作今存《述煮茶小品》等?;实v元年卒,年五十(一作四十七)?!端问贰?、《东都事略》有传?!?a href="/gushi/quansong/" target="_blank" class="lt">全宋词》录其词一首。
名人关系
  叶清臣与叶梦得(1077~1148)之关系,在叶梦得的《石林燕语》中自称叶清臣为曾叔祖。此可从另书《叶姓史话》(江西人民出版社)佐证:
  叶逵(赠刑部侍郎)~叶元辅~叶 纲~叶羲叟~叶 助~叶梦得~。
  叶逵(赠刑部侍郎)~叶元参~叶清臣~叶增叟~叶 虑~叶梦庚~。
  注:羲叟,有的书作义叟(可能因义的繁体义形似致误)。叶虑,有的书作叶摅。
1、《贺圣朝·留别》 宋词精选 满斟绿醑留君住。莫匆匆归去。三分春色二分愁,更一分风雨?;ǹ?..2、《江南好》 丞相有才裨造化,圣皇宽诏养疏顽。赢取十年闲。...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posted 30 Jan 2019 at 22:43 UTC by sye » (Apprentice)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00625224259/http://zs.zhxww.net/rwzs/rwzs/rwzs_sbgl/20080414145054.htm

宁波帮庄市籍人士(部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147821.html


今年71岁的叶小沫,退休前是《中国少年报》的一名主任编辑。在很多人印象中,《中国少年报》产生了四位典型人物,包括知心姐姐、小灵通、小虎子和动脑筋爷爷。

Good to know...

Beijing Opera 's Ye troop, posted 30 Jan 2019 at 23:35 UTC by xerox » (Observer)

source: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9750490100bhwr.html

梨园世家说叶氏 (2008-11-09 15:19:27)转载▼
标签: 文化 分类: 名家
京戏叶氏家族是从叶春善开始的。

  叶春善原是京剧演员,坐科于杨隆寿小荣椿科班。一九零四年参与组建"喜连成"社(后更名"富连成"社),他当了主持人,并把自己的子女送去"富连成"培育京剧演员,后来多数成了京剧舞台的名伶。

  叶春善膝下有五男四女,在五个儿子中全都继承父业从事京剧。

  长子龙章,生于一九零六年,六岁入私塾,七岁入小学,同时一面在"喜连成"二科学练基本功,十岁随大师兄雷喜福学老生戏。后一度去东北军供职。一九三四年叶春善患半身不遂,把龙章叫回接"富连成"社长职务,至一九四五年"富连成"解体。现龙章已去世,终年八十一岁。

  次子荫章,幼入"福清社",后转"富连成",随唐宗成学"武场"(即打击乐),学成后留科任教,后因病去世。

  三子盛章,字耀如,一九一二年生,幼入"福清社",学花脸,因该社解散,又入"富连成"社,后根据总教习萧长华建议,改学武丑,受王长林赏识,亲授拿手剧目,如《九龙杯》、《藏珍楼》、《时迁偷鸡》、《酒丐》等,不幸"文革"中受迫害致死,时年五十五岁。

  四子盛兰,字芝如,一九一四年生,幼入"富连成"社,先学青衣花旦,根据萧长华建议,改学小生,竟出类拔萃,世称"叶派"。盛兰文武兼擅,昆乱不当,举凡雉尾生、扇子生、穷生、靠把小生乃至昆曲中的宜生无一不能无一不精;他所创造的周瑜、吕布、许仙、周仁等角色,皆栩栩如生,非同凡响,世有"活周瑜"之誉。不幸一九五七年被错划右派,"文革"中又被指斥为"反动艺术权威",身心遭到严重摧残,虽经拨乱反正,然已重病在身,终于一九七八年辞世,时年六十四岁。

  五子盛长,幼入"富连成"社,原名"世长",后因要与胞兄名字划一,随易名盛长。攻文武老生,深得雷喜福、马连良等名家传授,文武兼擅,能戏颇多。"文革"时期受挫,拨乱反正后重返舞台,然已劳累致疾,后专以传授后生为乐事。

  此外,叶春善尚有四女,她们虽未从事京剧,但都与京剧结"缘"。

  长女玉琪,嫁给名小生茹富兰。

  次女玉琳,许配老生演员宋继亭。

  三女过继给四姨母,易姓杨。

  四女惠蓉,与萧长华之子萧盛萱结婚。

  另有一义女叶萍,嫁给名丑马富禄之兄长。

  以上是叶春善子女的简单情况。至于他的第三代也未改换门庭,常言说将门出虎子,第三代从事京剧艺术的共有十人,计有八男二女,他们当中生、旦、净、丑皆有,其中出类拔萃者不乏其人,如叶蓬、叶少兰、叶金援等都是知名度很高的。

  总之,叶氏门中京剧事业代代相传,堪称名副其实的梨园世家。

明清之际汾湖叶氏文学世家研究
蔡静平
【摘要】: 汾湖叶氏风雅满门,是明清时期较为引人注目的文学世家,它孕育了叶绍袁、沈宜修、叶小纨、叶小鸾、叶燮等在中国文学史上卓然有成的家族作家群体,创造了丰硕的精神文化成果。本论文在继承前人为数不多的研究成果的基础上,从具体的文献材料出发,第一次系统地研究了明清之际汾湖叶氏的家族传统和文学活动,以期厘清世家大族与文学发展之间带有根本性的关系问题,拓宽从家族文化的角度来研究古典文学的思路。 论文前言部分对选题的意义、前人研究的成就及不足作出了总体评价,并阐释了一些与论文密切相关的基本概念。 正文部分共分为四章,比较全面地揭示了汾湖叶氏文学世家的家世源流、家风与家学传统,并分别以叶绍袁、沈宜修和叶燮为中心,探讨了这个家族在明清之际的社会交往和文学活动,集中论述了他们的文学思想、成就及影响。 第一章从历史环境、地域文化、学术思潮和家族传统等方面入手,阐述了汾湖叶氏文学世家的世系传承、门风家学,并对叶氏午梦堂一门的家庭成员、叶氏诸兄弟的生平事迹以及叶氏家集——《午梦堂集》的深远影响进行了重点评述。 第二章专论叶绍袁。叶绍袁的研究历来比较沉寂。文中细致考察了叶绍袁的生平仕宦和性格特征,并对他的政治倾向、学术渊源、文学主张、诗文创作与成就进行了多方位的探讨。 第三章专论汾湖叶氏闺阁才媛。文中首先概述有明一代闺阁文苑的总体特征,进而阐明了叶氏家族才女群体崛起的原因,并对叶氏母女——沈宜修与叶氏三姝(叶纨纨、叶小纨、叶小鸾)的文学创作及成就作出了相应的论述。 第四章专论叶燮。文中从庭训家教、家学渊源以及时代精神的角度探讨了叶燮的文学思想及其深远影响,并对他的诗文创作及成就进行了深入地剖析。 本论文的附录部分为汾湖叶氏世系简表。
【学位授予单位】:复旦大学
【学位级别】:博士
【学位授予年份】:2003
【分类号】:I206.2

[吴真]浙南叶氏道教世家的道法传统
作者:吴真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8-06-04 | 点击数:8498

或薄解符章、禁祝小技,出入天庭;或富贵人驱使……昔尝游江淮吴蜀,而师资付度,甚自轻率。至于斋静,殊不尽心,唯专醮祭,夜中谢设。近来此风少行京洛,良由供奉道士,多此中人,持兹鄙俗,施于帝里。[22]
此处所批评的重视符箓奏章实用技术、唯专醮祭的不良风气之源头,一是天师道发祥地——四川,另一个则是叶法善家乡所在的江淮吴地。张万福身为内道场道士史崇玄的弟子,矛头直指当时两京的内道场供奉道士,说明了内道场道士“殊不尽心,唯专醮祭”已经成为舆论指责的焦点,故张万福方能出如此大胆语。[23]
以上所述,我们可以大致总结浙南叶氏道教世家的道法是以劾鬼符架的实用技术为中心。在名道辈出的盛唐时代,叶法善正是凭借着这一道法特点而独树一帜。明代周思得(1359-1451)《灵宝济度大成金书》卷三《朝真谒帝门》对东汉至宋元道教科仪诸宗师,有一总结性的阐述云:“唐叶靖天师行飞神御气之道,神虎追摄之法,杜光庭天师立黄箓斋醮之仪,二师兼行,此道愈大。”[24]宋代以来的道书多将叶法善误写成“叶靖”或者“叶靖能”天师,周思得此处所指的“叶靖天师”应为叶法善,他认为叶法善与杜光庭分别代表着唐代道教的两个传统 ——叶天师代表道教飞神劾鬼的法术传统,杜天师以其对道教总结性的科仪整理代表着道教的科仪传统。“二师兼行,此道愈大”,诚然此言,则叶法善及其家族在道教史上的贡献与地位,需要我们再次去追溯与确认。
注释:


[1]《旧唐书》卷191《方伎传·叶法善传》。《新唐书》卷204《方伎传》亦有叶法善传,基本沿用《旧唐书》叙事,只是在用词上稍有变动。
[2]卿希泰主编,《中国道教史》(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92)第2册,页120-170。
[3]李远国,《神霄雷法——道教神霄派沿革与思想》(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2003),页3-10。
[4]张广保,《唐宋内丹道教》(上海:上海文化出版社,2001),页52-54。
[5]李显光,《许逊信仰小考》,《宗教学研究》3 (1999):12-19。郭武,《<净明忠孝全书>研究:以宋、元社会为背景的考察》(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5),页177-178。
[6]小林正美,《唐代の道教と天师道》(东京:知泉书馆,2003),页59。
[7]丁煌,《叶法善在道教史上地位之探讨》,台湾成功大学《历史学报》14 (1988):1-78。
[8]《叶有道碑》与《叶慧明碑》的碑文自唐历清屡见于金石志和文人笔记,从碑文内容的内证及版本的追溯,笔者认为确认此二碑为开元年间李邕所撰应该不成问题。相关考证亦可参见李丹、王陈亮编著《唐叶法善家族三碑考》(杭州:西汵印社,2008)。本文所取《叶有道碑》与《叶慧明碑》版本皆出自陈垣编纂,陈智超、曾庆瑛校补,《道家金石略》(北京:文物出版社,1988),页105-107,下同。
[9]《叶尊师碑》内文提到,此碑铭是开元二十七年(739)二月玄宗因“不忘旧情,纪诸事迹”亲撰碑文。是碑全文见于《正统道藏》本(台湾:新文丰出版社,1985)的《唐叶真人传》,唐代敦煌卷子S.4281是这一碑文的部分残件。《太平广记》卷26“叶法善传”亦有部分文字完全抄袭了《叶尊师碑》。这两个证据可以说明《叶尊师碑》为后人伪造的可能性很小。
[10]《旧唐书·地理志》卷40,页1596。
[11]唐人一般将郡望加于姓名之后,如姓李的皆出陇西,姓刘皆出彭城,因此南阳叶县显然不是叶国重出生地,而是祖籍郡望。《叶有道碑》与《叶慧明碑》提及叶氏乃南阳郡人,显然是指其郡望,而非乡里。二碑均未提及栝苍叶氏何时定居栝州松阳。
[12]参见唐长孺,《钱塘杜治与三吴天师道的演变》,《魏晋南北朝隋唐史资料》12 (1993):1-11。
[13]《叶有道碑》,页105。
[14]《赤松子章历》卷3,见《中华道藏》(北京:华夏出版社,2004)第8册,页650。
[15]《叶有道碑》,页105。
[16]《太平广记》卷26《叶法善传》记叶静能为叶法善之叔祖。《唐叶真人传》页327,文前附有“越国公叶真人世系之谱”,也将叶静能归为叶国重之弟。
[17]《旧唐书·韦庶人传》卷51,页2174。
[18]《叶有道碑》,页105。
[19]自高宗朝开始编撰的《一切道经音义妙门由起》于712年完成,现已佚,仅存史崇玄撰写的《妙门由起序》,收入《正统道藏》第41册,页638。
[20]葛兆光在《最终的屈服—关于开元天宝时期的道教》,收入荣新江主编《唐代宗教信仰与社会》(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03)页33注释64提到,“唐代道教有一种很明显的传统,即道教的世家传续”,并列举了江西抚州麻姑山邓氏家族、叶法善家族和彭城刘氏为例。但他以彭城刘氏为道教世家,明显犯了以郡望彭城为出生地的错误。刘知古为长安人,刘玄和则为庐山人,而刘玄静更是四川临邛人,三人并非同一家族出身。另据笔者对《道家金石略》所载有关唐代道士碑文的统计,世家传续的道士所占比例远远不足以构成“很明显的传统”的结论。
[21]《叶慧明碑》,页106。
[22]张万福《洞玄灵宝道士受三洞经诫法箓择日历》》(《正統道藏》51册)页287。张万福的生平不见于史书,仍能从他所撰写的7部道经归结出他写作本书的时间大约是710年前后。详见丸山宏,<道士张万福と唐代前半期の道教界>,《道教仪礼文书の历史的研究》(东京:汲古书院,2005),页420-457。
[23]土屋昌明在<玉真公主をめぐ道士と玄宗期の道教>一文,载于福井文雅主编《东方学の新视点》(东京:五曜书房,2003),頁319-342认为张万福是针对当时内道场道士的首席代表——叶法善而发的批评。
[24]周思得《灵宝济度大成金书》,《藏外道书》(成都:巴蜀书社,1992)第16册,页110。
本文原刊于《上海道教》2008年第3期

source: http://www.chinesefolklore.org.cn/web/index.php?Page=3&NewsID=3714

http://hzdaily.hangzhou.com.cn/dskb/html/2014-10/24/content_, posted 30 Jan 2019 at 23:47 UTC by xerox » (Observer)

“喏,他,叶在增,是审判日本战犯的军事法官,战犯谷寿夫判决书起草人。还有蛮有名气的叶在均,中华民国司法院第一届大法官,审判过汉奸陈公博、周佛海,这个历史你熟悉的吧?”

造船的代表人物是叶在馥,是著名的船舶设计专家,曾任职于江南造船所、交通大学,被称为“中国造船巨擘”。

source:
http://hzdaily.hangzhou.com.cn/dskb/html/2014-10/24/content_1823753.htm

more Ye people / characters, posted 30 Jan 2019 at 23:56 UTC by xerox » (Observer)

创办我国第一个造船系
时间:2011/7/16 10:48:00
来源:上海交通大学校史网
我国创设造船高等教育,发端于1909年夏,南洋公学创始人盛宣怀任邮传部侍郎,又是招商部创始人,提出将交通大学前身上海高等实业学堂改为商船学校,这是交通大学历史上第一次要办与造舶有关的学校。唐文治1907年主校,1909年秋开设船政专科,以作为商船学校的准备。1911年夏以“商船学校”名义招生,设航海专科,在交大上课。造船专科始终未建。1912年唐文治辞去商船学校校长的兼职,由曾任民国海军总长的海军上将、福建船政学堂毕业、长于驾驶的萨镇冰任校长,船校乃迁往吴淞独立建校,1915年停办。1928年秋交通大学校长王伯群主持商船学校复校事宜,1929年暑假后吴淞商船学校重新招生,但仍未设造船科,首任校长为王伯群,此时交大划归铁道部,孙科任校长,吴淞商船学校才又与交大分离。

1937年“七七事变”以后,吴淞商船学校毁于炮火,1939年内迁重庆,改校名为重庆商船专科学校,在航海、轮机两科以外又增设了造船科。叶在馥兼任造船科主任。1943年因学生与校长之间发生争端,同年6月,重庆国民政府决定将商船学校全部并入内迁重庆的交通大学本部。商船学校经过几十年的沧桑沉浮,在民族危难深重的时刻,又重新回到了母校。商船学校并入交大后,航海与轮机两专修科仍沿袭旧制,造船科则扩展为4年制的造船工程系。它是我国大学里建立的第一个培养大学本科生的造船工程系。

1943年7月,交通大学代校长吴保丰和教务长李熙谋约见原商船学校造船科主任叶在馥,叶在馥冒着酷暑赶来约见,吴、李向叶表示,造船工程系主任非他莫属,仍聘请他任造船工程系主任,请他立即着手办理两校系科之间的交接和招考新生事宜,并负责筹划开办新系的各项工作。这使叶在馥深感荣幸,十分愿意地接受了这个任务。至此,叶在馥成了中国第一个造船系的第一任系主任。

叶在馥多年梦想着兴办造船系,培养本科水平的高级造船人才,当他被交大领导器重担任造船系主任,这个梦想将成为现实时,令他十分兴奋。他从师资队伍和课程建设等方面,努力发挥他在造船界的广泛影响。

当时,叶在馥的主要工作在重庆民生机器厂,抽不出很多时间处理造船系的日常事务,加之民生机器厂位于长江下游江北的青草坝,与设在江北的商船学校较近,但离重庆西南九龙坡的交大较远,隔江南北,交通十分不便。他第一次去交大见校长和教务长时,就是前一天傍晚过江住宿,次日晨再乘车去交大的。若要经常两地奔波,实为困难。好在他有一批同在英、美留学的好友在民生机器厂等造船界工作过,为交大造船系师资队伍建设招揽人才十分方便,很快就组织了一支高水平的师资队伍。但日常系务工作,就落到了他的好友、原学造船并已在交大机械系任教的杨仁杰身上。

杨仁杰于1926年毕业于时名南洋大学的交大机械科,1929年起返校任助教、讲师。1935年考取中英庚款公费留学,赴英国新堡杜伦大学攻读造船,1937年取得硕士学位。1938年至1941年期间在香港九龙黄埔船厂任设计师。太平洋战争爆发,香港被日寇占领,乃于次年内赴重庆,在招商局任工程师。同年10月起,受聘交通大学任机械系的专职教授,积极筹办造船门。正因为有这样的历史背景,当重庆商船学校归并交大时,校方就顺理成章地将筹备造船工程系的实际工作交由他来负责。叶在馥当然欣然同意。

随着重庆商船学校一起进入交大的教师有王公衡、杨槱等人。王公衡1931年毕业于唐山交通大学土木工程系,1933年去英国留学,1936年获英国格拉斯哥大学造船系荣誉学士学位,1938年又毕业于英国格林威治皇家海军学院造舰科。1939年回国后在重庆民生机器厂任工程师。1941年任重庆商船学校造船科教授。

杨槱1935年高中毕业后即赴英国留学,考入格拉斯哥大学造船系学习。1940年毕业时获得荣誉学士学位。回国后,先在内迁昆明的同济大学机械系造船组任讲师,旋往重庆任职民生机器厂,并从1941年起在重庆商船学校造船科任教。

1943年交大造船工程系建系之始,又延聘张文治来校任教。张文治于1929年北洋大学机械工程系毕业,后留校任教。1935年考取中英庚款赴英国新堡杜伦大学攻读造船,与杨仁杰系同届同学。1937年获硕士学位后,又赴德国但泽大学学习潜艇与军舰制造。1939年回国后,任重庆民生公司副总工程师。交大筹建造船工程系,张文治即应杨仁杰之请兼任教职。

同年,交大还去电西北工学院,聘请辛一心来造船系任教。辛一心于1934年毕业于交大电机工程学院电信门。1936年考取庚款留英,改习造船,也入新堡杜伦大学造船系学习,与杨仁杰先后同窗。1938年获硕士学位后,又入格林威治皇家海军学院攻读造舰工程,在该院学习两年,成绩名列全班第一。1940年回国后,受聘西北工学院机械系 任 教授,年仅28岁。1942年又兼任该系主任。辛一心的加盟,对交大造船系有很大的影响,因为他不仅是我国造船界一位杰出的专家,而且自1944年杨仁杰因肺结核病不能视事后,就实际担负起系的各项行政工作达6年之久,对造船工程系早期的发展做出了重大的贡献。然而,在此期间,由于他不务虚名,系主任一职仍始终是叶在馥。

轮机方面的课程则由陈宗惠讲授。他与杨仁杰、辛一心等同时在英国留学,是利物浦大学的造船工程硕士。

叶在馥主持的造船系,所聘请的教师大部分都是兼职的。他们分布在招商局、民生公司或其下属的机器厂担任工程师等职务。这主要是由于在交大创办造船

source:http://www.ssname.com.cn/shcbyhy/n39/n40/u1ai1693.html

叶为铭(1866—1948),又叶铭, 字盘新,又字品三,号叶舟,徽州新安人,寄籍新州,居浙江钱塘(今杭州)。 西泠印社创始人之一,光绪三十年(1904),与丁仁、王禔、吴隐创建西泠印社,以“保存金石,研究印学”为宗旨。篆刻师法浙派,宗法秦汉,以平直朴茂为时所重。擅金石书画,素有朕虔三绝之誉,善书,尤擅篆隶,淳雅古朴,结体谨严,用笔凝练。精金石考据,曾多次返里访求古碑。
丁辅之(1879—1949)近代篆刻家、书画家。原名仁友,后改名仁,字辅之,号鹤庐,又号守寒巢主,后以字行。浙江杭州人,系晚清著名藏书家“八千卷楼主人”丁松生从孙。其家以藏书之丰闻名于海内。嗜甲骨文,尝以甲骨文撰书楹联编成册,又喜篆刻,名印金石,代有收罗,尤以西泠八家印作为多。
印文:芳花百味
边款:叶舟为辅之社兄,甲子十月。
备注:刘汉麟先生“有容堂”旧藏。


叶在增之孙叶恕兵 丁嘉钧/图

  叶在增是审问南京大屠杀元凶谷寿夫五大法官之一。五大法官中,两人去了台湾,留在大陆的三人中一人逝世于1960年,一人逝世于1975年,只有叶在增老人活到94岁才辞世。叶恕兵根据老人留下的文字资料和平时对老人的采访著书,并于昨天在大屠杀纪念馆首次发布。

  叶恕兵表示,大屠杀历史不容否定。日本极右翼势力常常否定大屠杀,这是不负责任的行为,而且会挑起民族仇恨,会误导下一代。“这是非常可怕的,因为我们回顾历史的意义之一就是把战争惨烈的一面告诉给我们的下一代。”

  叶恕兵介绍,在对

南京大屠杀元凶谷寿夫进行审判的五个法官中,只有祖父叶在增活到了94岁高龄。当年他的祖父是案件的主办人,经过几个月的走访和取证,得出了南京大屠杀中300000中国人遇难的结论,并写在了对谷寿夫的判决书中。
  他说,对南京大屠杀的审判是以律形式进行了定性和定论。“当时的审判法庭是很严谨的,结构和日程也均符合国际法和国内的有关法律。”

  丁嘉钧/文

source:http://news.sina.com.cn/c/2007-12-12/181514507112.shtml

Hsin-hsin Ming, posted 9 Feb 2019 at 19:55 UTC by demo » (Apprentice)

http://www.sacred-texts.com/bud/zen/fm/fm.htm
Faith Mind Inscription

Hsin-hsin Ming

"The Gods of Copybook Headlines", posted 14 Jul 2019 at 11:32 UTC by xerox » (Observer)

"The Gods of the Copybook Headings" is a poem published by Rudyard Kipling in 1919, which, editor Andrew Rutherford said, contained "age-old, unfashionable wisdom" that Kipling saw as having been forgotten by society and replaced by "habits of wishful thinking."

The "copybook headings" to which the title refers were proverbs or maxims, extolling age old wisdom - virtues such as honesty or fair dealing that were printed at the top of the pages of 19th-century British students' special notebooks, called copybooks. The school-children had to write them by hand repeatedly down the page. However, the marketplaces were areas that dishonesty and immorality ruled. The Gods (or principles) of the marketplace represent selfishness, reckless progress, over-indulgence and a failure to learn from the past.

The work has been described as "beautifully captur[ing] the thinking of Schumpeter and Keynes." David Gilmour says that while topics of the work are the "usual subjects", the commentary "sound better in verse" while Alice Ramos says that they are "far removed from Horace's elegant succinctness" but do "make the same point with some force."

T. S. Eliot included the poem in his 1941 collection A Choice of Kipling's Verse.

AS I PASS through my incarnations in every age and race,
I make my proper prostrations to the Gods of the Market Place.
Peering through reverent fingers I watch them flourish and fall,
And the Gods of the Copybook Headings, I notice, outlast them all.
We were living in trees when they met us. They showed us each in turn
That Water would certainly wet us, as Fire would certainly burn:
But we found them lacking in Uplift, Vision and Breadth of Mind,
So we left them to teach the Gorillas while we followed the March of Mankind.
We moved as the Spirit listed. They never altered their pace,
Being neither cloud nor wind-borne like the Gods of the Market Place,
But they always caught up with our progress, and presently word would come
That a tribe had been wiped off its icefield, or the lights had gone out in Rome.
With the Hopes that our World is built on they were utterly out of touch,
They denied that the Moon was Stilton; they denied she was even Dutch;
They denied that Wishes were Horses; they denied that a Pig had Wings;
So we worshipped the Gods of the Market Who promised these beautiful things.
When the Cambrian measures were forming, They promised perpetual peace.
They swore, if we gave them our weapons, that the wars of the tribes would cease.
But when we disarmed They sold us and delivered us bound to our foe,
And the Gods of the Copybook Headings said: "Stick to the Devil you know."
On the first Feminian Sandstones we were promised the Fuller Life
(Which started by loving our neighbour and ended by loving his wife)
Till our women had no more children and the men lost reason and faith,
And the Gods of the Copybook Headings said: "The Wages of Sin is Death."
In the Carboniferous Epoch we were promised abundance for all,
By robbing selected Peter to pay for collective Paul;
But, though we had plenty of money, there was nothing our money could buy,
And the Gods of the Copybook Headings said: "If you don't work you die."
Then the Gods of the Market tumbled, and their smooth-tongued wizards withdrew
And the hearts of the meanest were humbled and began to believe it was true
That All is not Gold that Glitters, and Two and Two make Four
And the Gods of the Copybook Headings limped up to explain it once more.
As it will be in the future, it was at the birth of Man
There are only four things certain since Social Progress began.
That the Dog returns to his Vomit and the Sow returns to her Mire,
And the burnt Fool's bandaged finger goes wabbling back to the Fire;
And that after this is accomplished, and the brave new world begins
When all men are paid for existing and no man must pay for his sins,
As surely as Water will wet us, as surely as Fire will burn,
The Gods of the Copybook Headings with terror and slaughter return!

Demo - embedding code from Quora, posted 24 Sep 2019 at 01:30 UTC by demo » (Apprentice)

Read Chier Hu's answer to What are the reasons for Tencent's consistent business success? on Quora